<cite id="tp59n"><span id="tp59n"><var id="tp59n"></var></span></cite>
<strike id="tp59n"><i id="tp59n"></i></strike>
<span id="tp59n"><i id="tp59n"></i></span><th id="tp59n"><noframes id="tp59n"><span id="tp59n"></span>
<ruby id="tp59n"><thead id="tp59n"></thead></ruby>
<strike id="tp59n"><i id="tp59n"></i></strike>
<span id="tp59n"><dl id="tp59n"><del id="tp59n"></del></dl></span>
<span id="tp59n"></span><strike id="tp59n"><dl id="tp59n"></dl></strike>
<strike id="tp59n"></strike>
<span id="tp59n"><dl id="tp59n"><del id="tp59n"></del></dl></span>
<span id="tp59n"></span>
<strike id="tp59n"><i id="tp59n"><del id="tp59n"></del></i></strike><span id="tp59n"></span>
<strike id="tp59n"><dl id="tp59n"></dl></strike>
<strike id="tp59n"></strike>
聯系方式

電話:0574-82812668
傳真:0574-56873625

youtonghm@126.com

QQ:727817156

清前期黃花梨家具妙到極致的紋飾
發布時間:2015-3-2 共有2780人訪問了這篇文章 [ 關閉 ]

黃花梨家具為代表的清前期硬木家具,既傳承了明代晚期家具線條婉約的陰柔之美,又融入了清代宮廷家具雄偉莊重的陽剛之風,尺度推敲合理,雕琢精美適當,廳堂、書齋和臥室家具的功能配置也已經成熟、細化,其造型、紋飾藝術和制作工藝的水平均達到了中式家具舉世公認的巔峰。


在上期我們談到海南島盛產的降香黃檀曾經為清前期硬木家具的發展提供了優厚的物質條件。那么,清前期生產的黃花梨等硬木家具都有哪些特征和藝術成就呢?


清作硬木家具主要分兩大流派——蘇作和廣作。根據明代文人范濂在《云間據目抄》中的記載,蘇作是在隆慶、萬歷年間由“徽之小木匠”(按:此處的‘小’非指年齡和資歷小,是指家具制作對應于建筑的‘大木作’而言)到蘇州以后才流行起來的。明代的蘇作硬木家具往往帶有明代徽作漆木家具的風格,經典的蘇作明式硬木家具風格是在入清以后才最終形成的,用材精打細算,風格文秀典雅。而廣作明式硬木家具則是在海禁解除以后,憑借鄰近海南島黃花梨原料易得的優勢迅速發展起來,其用材較為寬碩,風格富貴大氣。


床、柜、椅的典范之作

圖1·清前期·黃花梨三彎腿月洞門架子床(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1的黃花梨三彎腿月洞門架子床,高227厘米,長247.5厘米,寬187.8厘米。其前臉的月洞式門罩和后面的床圍、掛檐均用四簇云紋加十字構件連接;床座為冰盤沿、高束腰,分段嵌裝絳環板,雕花鳥紋,壸門式牙板,雕螭龍紋,三彎腿,內翻卷云足。


此床發現于山西,以其左后角有一根立柱為櫸木所配,故知原為蘇作。它的四簇云紋加十字構件是利用小料加工攢接的,工藝難度大,充分體現了古代蘇州工匠的高度智慧。那么這張床究竟制作于哪個年代呢?其牙板所雕螭龍紋之螭龍頭發分為多綹,四散分開,風格不早于康熙時期,而垂直微拐的三彎腿和內翻卷云足也與明代的流行風格有異,唯高束腰和壸門式牙板尚有明代的遺風。綜合分析,此床應制作于清代前期,精美絕倫,是架子床的典范之作。

圖2·清前期·黃花梨四件柜(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藏)


圖2的黃花梨四件柜,高259.5厘米,寬133.1厘米,深62.5厘米,是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舊藏。其為四面平的頂豎柜造型,成對則稱四件柜。柜身通體光素,|||唯柜下的壸門式牙板的分心和兩端透雕有卷草紋;柜門對開,中設閂柱,門下有柜倉;在柜腔內有屜板、抽屜以及柜倉的蓋板,柜倉分隔成四個空間;頂柜亦為柜門對開,中設閂柱,在柜腔內只有一層屜板。其銅飾件為白銅制作,有鈕頭和鏤空鎪花的魚形雙螭紋拉手,面葉和鉸鏈均為六出如意云頭式,柜腿包有鏤空鎪花的足套。


此柜的底柜高而頂柜矮,與晚明和清代早期的四件柜頂柜較高相比,年份偏晚,但整體若為同樣的高度,此造型則顯得更加雄偉。其銅飾件也是清前期典型的流行風格。綜合分析,此柜應制作于清代前期,無論是造型的雄偉還是銅飾件的美觀,均屬于四件柜的顛峰之作。

圖3·黃花梨卷書式圈椅(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3的黃花梨卷書式圈椅,高101厘米,寬73厘米,深59厘米。其后背板高出椅圈,搭腦后卷,四腿帶側腳收分,腿上部安羅鍋棖加雙環卡子花,下部安步步高趕棖,踏腳下安拱形牙條。此椅造型富于變化,高出的卷書式朝板為創新設計,而羅鍋棖加雙環卡子花則是清前期蘇作的經典樣式。綜合分析,此椅應制作于清代前期,簡潔大方,文氣十足。

圖4·黃花梨六方形南官帽椅(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4的黃花梨六方形南官帽椅,高83厘米,長78厘米,深55厘米,四件一堂。其椅面為六方形,六足,屬于南官帽椅的變體;框架和四根連幫棍均為瓜棱式劈料做;朝板為攢框三段裝板,上段透雕如意云頭紋,中段光素,下段為云紋式亮腳;六面管腳棖下均安有拱形牙條。此椅的瓜棱式劈料做是清前期流行起來的蘇作經典樣式,清秀典雅,超凡脫俗。綜合分析,其制作年代亦為清代前期。


桌、柜、櫥中的精品

圖5·黃花梨雕螭龍紋方桌(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5的黃花梨雕螭龍紋方桌,高87厘米,長寬各92厘米。其桌面沿為劈料裹腿做,腿間直棖為裹腿做,沿下棖上鑲絳環板,中雕螭龍紋,棖下腿間安勾云式斜棖。此桌的劈料裹腿做是清前期蘇作的經典樣式,而螭龍紋頭發后披也為清前期流行。綜合分析,此桌為清代前期制作,簡潔而又精致,端莊而不失靈動,堪稱精品。

圖6·黃花梨雕卷草紋方桌(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6的黃花梨雕卷草紋方桌,高86厘米,長94.5厘米,寬94厘米。其為冰盤沿,矮束腰,牙板直而帶有拐子方折,雕卷草紋,腿|||間安有頂牙羅鍋棖,方腿高內翻馬蹄足,牙板、腿和棖的邊緣起燈草線。此桌雖有頂牙羅鍋棖的結構,但羅鍋棖的拱度很小,起不了多少三角支撐的作用,年代特征偏晚;牙板的方折與燈草線的回紋卷折清味較濃,而高內翻馬蹄足也是清代所流行的,可以延緩腿足的朽短。綜合分析,此桌為清代中前期制作,用材寬碩,端莊大氣,為廣作或京作的精品。

圖7·黃花梨羅鍋棖加矮老方桌(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7的黃花梨羅鍋棖加矮老方桌,高82.5厘米,長寬各75厘米,據清宮檔案記載,原為清朝太后、太妃居住的壽安宮之物。其桌面平,冰盤沿,腿間安低拱羅鍋棖,上安四個矮老,腿、棖皆為圓材。此桌的羅鍋棖加矮老是清前期蘇作的經典樣式,造型小巧簡潔,空靈典雅,應為康熙年間之物。

圖8·黃花梨雕螭龍紋炕桌(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8的黃花梨雕螭龍紋炕桌,高28厘米,長82厘米,寬52厘米。其為冰盤沿,束腰打洼,牙板中雕寶相花紋,兩邊各雕一螭龍紋,與肩部以如意云紋相連,鼓腿彭牙,內翻珠式足。此桌的壸門式牙板曲線和螭龍紋形態意趣偏晚,腿部兜轉的弧度很大,用料寬碩。綜合分析,應為清代前期廣作或京作的精品。

圖9·黃花梨聯三式柜櫥(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9的黃花梨聯三式柜櫥,高91厘米,長215.5厘米,深60.5厘米。其為案形結構,櫥面兩頭翹起,櫥面下設有三個抽屜,抽屜下面為柜,對開雙門,中有閂柱,門旁有可裝卸的余塞板;櫥面下的兩端與腿相連處有花牙,四腿直下,帶側腳收分,腿間安有拱形牙條。此柜櫥兼具桌案和柜的兩種功能,由明末清初動蕩時期暗倉結構的悶戶櫥演化而來,銅飾件的樣式亦顯偏晚。綜合分析,此柜櫥應為清代中前期制作,簡潔實用,美觀大方。


根據以上多件實例的分析,以黃花梨家具為代表的清前期硬木家具,既傳承了明代晚期家具線條婉約的陰柔之美,又融入了清代宮廷家具雄偉莊重的陽剛之風,尺度推敲合理,雕琢精美適當,廳堂、書齋和臥室家具的功能配置也已經成熟、細化,其造型、紋飾藝術和制作工藝的水平均達到了中式家具舉世公認的巔峰。

公交车上乱轮小说电影